顶部图片

楼部长出席二十国集团华盛顿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主席国新闻发布会文字实录

2016-04-25
原创
654

2016年4月15日下午,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出席二十国集团(G20)华盛顿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主席国新闻发布会,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媒体朋友下午好!欢迎大家参加G20华盛顿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主席国新闻发布会。我介绍一下新闻发布会的流程,首先请中国财政部楼继伟部长介绍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有关情况,随后楼部长将回答媒体朋友的提问。
下面,有请楼部长介绍会议情况。  
楼部长:感谢大家参加今天的新闻发布会。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刚刚成功结束。会议主要讨论了当前全球经济形势、“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框架”、国际金融架构、投资和基础设施、金融部门改革、国际税收、气候资金、绿色金融以及反恐融资等议题,并发表了会议公报。借此机会,我向大家简要介绍会议情况并回答媒体朋友提问。
关于全球经济形势,会议认为,全球经济继续复苏,金融市场价格基本恢复到今年年初以前的水平。但是,增长依然温和且不均衡,持续面临下行风险和不确定性。会议欢迎一些G20成员近期采取政策行动来促进增长和稳定市场,并重申承诺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政策工具,包括货币、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来增强信心和促进增长。会议强调清晰沟通在宏观经济和结构性改革方面的政策行为,以减少政策的不确定性,减少负面溢出效应,并增加透明度。
关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框架,会议在强化结构性改革议程方面取得了切实进展,确定了改革的优先领域,并将在此基础上制定一套指导原则作为国别改革行动的参考指南。改革的优先领域和指导原则将以灵活的方式加以实施,使各国能够照顾到本国具体国情。会议期待制定一套用于监测和评估结构性改革进展的指标体系,并报7月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核准。会议同意进一步探讨促进全球贸易、提升高质量投资以及促进创新的措施,并继续致力于扩大包容性和减少全球失衡。
关于投资和基础设施,会议重申继续推进投资议程,并重点关注基础设施投资,坚持数量与质量并重。会议鼓励多边开发银行实施优化资产负债表的行动计划,并共同制定支持高质量项目的量化目标。会议期待就启动全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联盟倡议开展进一步工作,以增强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之间的协调与合作。同时,开发多样化的投融资工具吸引私人部门投资,并加强发展中国家的机构能力建设。
关于国际金融架构,会议承诺继续加强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性和韧性,敦促在2017年年会前完成IMF第15次份额总检查,进一步增加有活力经济体的份额占比,因此可能的结果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份额占比整体提高;期待世界银行按照达成一致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实施股份审议的成果。会议还就主权债务重组、应对资本流动、扩大SDR使用范围等进行了讨论。
关于金融部门改革,会议重申将及时、全面和一致地落实已经达成共识的改革承诺,继续加强对改革实施情况和效果进行监督。会议支持金融稳定理事会(FSB)、IMF和国际清算银行(BIS)等国际机构为建立有效的宏观审慎框架并加强相关国际合作提供支持。会议支持FSB对市场流动性变化进行评估并提出政策建议,承诺加快实施《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加强普惠金融等方面工作。
关于国际税收,会议重申致力于及时、广泛地落实G20/OECD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项目,鼓励平等参与新的包容性框架。会议呼吁所有未承诺在2017年或2018年前落实税收情报自动交换标准的相关国家做出承诺、不再拖延,并签署相关多边公约。会议欢迎各国和国际组织为加强发展中国家的税收能力建设共同做出的持久努力。
关于反恐融资,会议重申坚决打击并应对恐怖融资的所有来源、技术和渠道,呼吁快速、有效落实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的标准、打击恐怖融资新综合战略以及联合国相关决议,号召有关国际组织对非法资金流动的来源、技术和渠道进行分析。
关于绿色金融和气候资金,会议肯定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GFSG)在识别动员私人资本进行绿色投资的挑战上所取得的进展,要求GFSG提出更为具体的备选建议,供各国参考。会议强调《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资金机制运营实体的重要性,对绿色气候基金(GCF)通过战略计划表示欢迎,并呼吁基金继续扩大业务规模。会议还强调了对气候资金进行监测并提高其透明度的重要性。
在G20各方共同努力下,本次会议实现预期目的,取得圆满成功,为G20杭州峰会做了坚实的财金政策准备。根据工作计划,下一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将于7月23-24日在中国成都举行。欢迎各位媒体朋友继续关注。
主持人:感谢楼部长的介绍。下面,欢迎记者朋友提问。
问:本周阿根廷政府同债权人达成了重要协议,以解决阿根廷长期以来的债务问题,请问您对此有何评论?此外,您对未来阿根廷政府避免出现类似的主权债务问题有何建议?
楼部长:本次会议对阿根廷就主权债务问题达成协议表示祝贺,欢迎阿根廷重返国际资本市场。会议还就提高主权债务重组的有序性、及时性和可预见性进行了讨论。
问:最近有两家国际主要评级公司下调了中国的评级展望,对中国未来经济的前景表示了关切和担忧,对此您怎么看?
楼部长:我注意到了有两大评级公司把中国的评级展望转为负面。他们评价的理由主要是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债务的增加、资本外流的加大,对中国政府宏观管理者推动改革的决心产生了疑问。对此,我想谈谈。
首先,它们的评级展望并没有反映中国经济的实际情况。刚刚公布的一季度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长6.7%,还是一个非常高的水平。这个数字比去年略有下降,这是我们所预期的。我们今年预期的目标就是6.5%-7%,而去年是7%左右。讲到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的增加,我们已经采取措施来控制增长的趋势。中央政府的债务并不是很高,我们现在增加中央政府的债务,目的是使全社会降杠杆,当然这要通过改革来实现。比如现在外面讨论的债转股,我们正在酝酿这些改革,但政府还没确定实施方案。评级机构恐怕不大清楚,所以我也不怪它们。
其次,国际社会历来对国际评级机构有质疑。我查了一下中国被国际机构评级的历史情况,中国主权债信的市场实际评价通常高于评级机构给出的评级,这说明有偏见。我希望评级机构加强与被评级国家进行沟通,更加全面了解这个国家经济发展的状况以及政策举措,做出客观全面的评价。
问:IMF在最近的《世界经济展望》中预测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为6.5%,明年为6.2%。同时提出,鉴于中国的一些政策,比如很多钱用于低效部门,下调对中国长期经济增长的预期,对此您怎么看?
楼部长:我注意到IMF预测今年中国经济增速为6.5%。中国的总体战略是,一方面加强总需求管理,使经济增速保持在合理区间;另一方面重点在供给侧,加强结构性改革。IMF只看到我们近期在需求方面采取的一些措施,但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效果,大家的看法是不一样的。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对于改善资源配置、提高增长率有长期效果。第一项改革是放宽管制,释放了巨大市场活力。第二项重要改革是价格改革,将原来由政府定价的商品的价格改为由市场定价,比如农产品价格。这些改革起的作用很好,但不太好评价。按照经济学原理,放宽管制、矫正价格扭曲对于经济增长的政策效果也很好。我们正在进行的第三项改革是推动要素更为自由的流动。这些改革讲起来非常多,而且要一步一步来做。比如鼓励农民进城的一系列解除障碍的措施和政策鼓励措施;比如鼓励创新和创业的政策措施;还有减税措施,再过半个月,我们将彻底实行消费型的增值税等等。怎么估量这些改革对今后的影响?这是一个大的问题,我对此有信心。我们有一些不利因素,最主要因素是老龄化来的比较快,所以我们的政策和改革要更加有力度,来应对这种下行压力。如果不考虑到后面这些积极主动行动的话,单考虑到一点,就是老龄化的快速到来,那么今后的增长就不是很乐观。对IMF的观点我不愿意做评论,他们的预测也有他们的逻辑性。
问:第一,考虑到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IMF建议G20准备应急刺激计划。为什么G20没有考虑制定相关刺激计划?第二,本次G20会议公报提出,G20将对在税收透明度方面不合作的辖区采取防御性措施。这些措施具体是什么?
楼部长:IMF建议提出了三方面措施,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希望各国根据本国国情综合采取这三方面措施,而且特别强调了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性。
G20国家都是致力于及时、广泛地落实BEPS项目的。本次会议强烈重申有效、广泛落实有关国际公认透明度标准的重要性,并为此号召所有尚未承诺在2017年或2018年前落实税收情报自动交换标准的相关国家,包括所有金融中心和辖区做出承诺,不再拖延,并签署多边税收行政互助公约。我们把相关评级等机制性工作交给全球税收透明度与情报交换论坛,该论坛将向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提交一份初步建议,G20在此基础上将采取进一步行动。
联系我们
电话: 0351-6585618
网址: www.sxpg.org.cn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大街330号